王烙

隐藏不为人知的爱好。
记下生活的点滴。

红色高跟鞋【推理,意识流】

红色高跟鞋(积分题)

类型:推理,恐推,意识流

最后含答案

旧文重发

13班菪辰原创
13班王烙改编
记逝去的十三班

正文:
日记
1999年7月31日 周末 晴
慕容坐在我身边。
他的侧脸是那样吸引人,我不免的多看了他几眼,他发现了我这个“不怀好意”的眼神,转过头对我扬眉微笑了一下。
他迷人的微笑印在我的脑海中,挥之不去,我痴痴地望着他,他的五官是那样精致,令我不禁醉倒在他的微笑中。
他似乎是被我的热情给吓到了,连忙起身离开。
我不顾一切的要到了他的电话号码。
那一天,是我们第一次相遇。
1999年9月16日 周四 小雨
笔筒里那张便条上的电话号码,我曾不止一次幻想着拨打过去,可我又没有那个勇气。
那天只是远远的看到了他起身离开的背影,我就感觉我被他所征服了。
便条像是一块磁铁,我着了魔似地走向书桌,抽出了便条,拨打了上面的电话号码。
那一次,是我们第一次对话。虽然极其的简短。
“喂?”“你好,你是哪位?”“.......”“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。”......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富有磁性,以致于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挂的电话。
1999年10月6日 周三 多云
他站在我的面前,挺拔的身姿,高壮的身材,剑眉虎眼,实在令我陶醉。
“小姐......你没事吧?”慕容有点不好意思地在我眼前晃了晃手。
我立刻从美梦中惊醒过来。
“啊......我在看你背后那件红色的大衣,我喜欢红色,大红色。”第一次约会怎么能闹笑话呢。
他笑着望着我,用他磁性的嗓音对我说:“那你生日,我送你一样秘密礼物。”
我愣在原地,呆呆地望着他。“怎么呢,这么喜欢那件衣服吗?”他微笑着说。
“不,我在看你。”我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。
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。
1999年11月13日 周六 暴雨
就要冬天了。
虽然南方入冬会比较晚,但听说可能会有寒潮,所以还是得多准备些衣物,当然,还得给慕容准备些。
慕容经常会去挑红色的玩意,难道慕容喜欢红色?
我不是很清楚,嘿嘿,要不给他准备一件红色的大衣吧,虽然我并不喜欢。
反正到新年的时候穿着喜庆,我还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他穿一件红大衣呢。
他现在紧紧地贴着我,我脸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。
2000年1月1日 周末 晴
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既是元旦,也是我的生日。
慕容会送我什么呢?真期待啊。
我把我亲手串的手链放在他的桌子上,他一定会看到的,还会看到我对他说的话。
他一定会明白,一定会的。
轻轻退出他的房间,挂上新的一年的日历。
他给我的那张电话纸条,现在依然静静地躺在笔筒里。
我什么时候拿出来的?
不记得了,反正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吧。
2000年1月1日 周六 晴转小雨
“喏,给你的礼物。”他递给我了一双红色高跟鞋。
奇怪了,为什么会送我这个礼物?
笔筒里的纸条不见了,只有一只黑色的签字笔。
我顿时一阵眩晕。
我明白了,什么都明白了。
那个梦境一般的邂逅,那些糖一样甜的蜜语,只是一个外表。
他不知道他喜欢的是谁,我也不知道。
我拿起高跟鞋,离开了这里。
平房。
慕容倒在书桌上,他的太阳穴有一个黑洞,疑似是用较细的圆柱体重击而成。他的脸上满是惊讶,甚至是恐惧。鲜血溅满了整个屋子,像是地狱的盛宴。

海边。
清凉的海风吹拂在我身上,可我却没法去享受那种惬意。
“大哥,天梦的资料。”老王递给我一沓纸,然后转身面向大海,“间歇性精神病,现在也不稳定。”
老王一直是这样,喜欢着大海,不会因为心情而变质,尽管他现在心烦意乱。
“找到七夏了吗?”我问。
“找到了,在出租车的驾驶座,死了。”老王声音有点哽咽,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
放心吧慕容,我一定不会对不起你,和七夏的天之灵。

答案:
从日期可以知道,这是两个人的日记。
因为看最后,两篇日记的日期的习惯不同。一个习惯把星期六写成周末,一个习惯写周六。
所以第一段是第一个人,第二段是第二个人,第三段是第一个人......以此类推。
内容上电话纸条也可以看出这是两个人的日记。慕容的伤是用细长的圆柱体,高跟鞋的跟形成的。
日记可以看出高跟鞋是送给了第二个人。所以第二个人就是杀害慕容的人,也就是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天梦,那根据后面可以推出第一个人是七夏了。
那为什么慕容分不出七夏和天梦?因为她们两个是双胞胎。
然后根据七夏死亡的地点可以看出她们是出租车司机,是交替着上班,所以慕容没法同时见着两个人。七夏喜欢红色,而天梦不怎么喜欢。当天梦看到慕容送给了自己红色的高跟鞋后,女人几乎无敌的第六感马上就察觉了,然后纸条的失踪也证明了她的想法。
然后她就病发,杀害了慕容和七夏。
过程:慕容打的偶遇七夏,七夏对慕容一见钟情。天梦也恰好遇到了慕容,也喜欢上了慕容。然后她们都要了慕容的电话号码,写在纸条上。一次约会,慕容知道了七夏喜欢红色,准备她生日的时候送她一对高跟鞋,却误送给了天梦。天梦明白了一切,起了杀心。

评论

热度(4)